header_v1.7.40

劉曉翔:聚沙成塔——如何成就一本優雅的好書

137天前發布

原創文章 / 多領域 / 觀點
第9屆書籍設計展 原創,如需商業用途或轉載請與第9屆書籍設計展聯系,謝謝配合。

劉曉翔,中國出版協會裝幀藝術工作委員會 主任,AGI成員,3次獲得“世界最美的書”獎,17次獲得“中國最美的書”獎。

分享嘉賓

劉曉翔,國際平面設計聯盟(AGI)成員,中國出版協會裝幀藝術工作委員會 主任,劉曉翔工作室(XXL Studio)藝術總監,高等教育出版社 編審、首席設計。著有《由一個字到一本書 漢字排版》、《11×16 XXL Studio》。

 

獲獎情況

2010年、2012年、2014年三次獲得德國萊比錫“世界最美的書”獎;2005年 - 2017年,17次獲得“中國最美的書”獎;2013年獲韓國“坡州出版獎·書籍設計獎”(成就獎);2013年(第三屆)、2016年(第五屆)2次獲得“中國出版政府獎·裝幀設計獎” ;1999年(第五屆)、2004年(第六屆)2次獲得“全國書籍裝幀藝術展覽暨評獎”金獎;2017金點設計獎Best of Golden Pin Design Award;2018年Tokyo TDC Annual Awards 2018;2018年紐約ADC 97th Bronze Cubes Awards(銅方塊);2018年NY Tdc 64 Best in Show(全場大獎);2018年NY Tdc 64 TDC Communication Design Winners 2018。



分享主題:《聚沙成塔:我出版我設計的兩本書》


2004年,第一屆“書籍之美”論壇舉辦的時候,我參加了這個論壇,深受啟發,從此走上了一條越做設計越窮的路。原來做畫家的時候,其實還是有點積蓄的,做設計后就差了一些。照片中間這個光頭就是我,這是2004年的第一屆“書籍之美”時的留影,時隔14年很榮幸能見證第三屆“書籍之美”國際論壇的召開,我感慨頗多。

今天我要演講的題目是《聚沙成塔:我出版我設計的兩本書》。由于平時我對設計的一些想法、思考都散落在不同的設計作品中,所以我就想把這些設計挑挑揀揀攢到一起,于是一本名叫《11×16 XXL Studio》(01:02)的書就問世了。除此之外,自從跟隨呂敬人老師學習設計以來,我不斷地總結自己,也不斷通過講座傳達自己的思考與獲得反饋,每講一次覺得要給大家提供點新的東西,所以就不斷的去總結,長期總結的結果就是從中得到自我提升。由此我就出版了一本關于設計方法論的書《由一個字到一本書 漢字排版》,今天我主要和大家分享這兩本書。

《11×16 XXL Studio》



第一本《11×16 XXL Studio》這本書,其實它不是作品集,因為作品集通常要囊括一個設計師很多很多的作品,而我只在書中呈現了11本書,所以這不是一本作品集。當然為方便稱呼它,大家還是愿意叫它作品集。我是一名設計師,設計師的寫作首先從形式出發,我的寫作形式就是內容,或者說內容就是形式。把內容和形式結合在一起是編輯設計。如果要尋找它的文化源頭,就是我從小就喜歡的詩或者詞。詩和詞對我的影響是比較大的,因為從小就讀唐詩、讀宋詞,后來不讓讀了就讀毛澤東詩詞。我編輯寫作《11×16 XXL Studio》的時候,首先想到了詩詞的那種格律美以及它的形式感。

我們漢語的古詩有一個特點,很多都是對仗的,有固定的格律,在一個固定的格律下,相同的形式會有不同的內容填寫進去,大家都遵循著這樣的寫作規律來寫詩,后來的詞亦是如此。(粵語朗誦五言絕句/李商隱·樂游原/韋應物·秋夜寄邱員外)

這是李清照的《如夢令》,另外一首秦觀的《如夢令》也是遵循完全相同的格式。其實詩和詞這種格律的形式,它不僅僅限于我們漢文化,在拉丁文化中,比如說14行詩,它也是遵循一定的格式來寫作的,比如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的第60首。十四行詩也是有固定的格律,我們可以再聽一下美國女詩人愛瑪的14行詩(英語語朗誦/莎士比亞·十四行詩·60/愛瑪·十四行詩·新巨人)。

于是我就借鑒詩和詞的這種形式感編輯了我的這本《11×16 XXL Studio》。它的形式是由11個案例組成,每個案例又分成了三個組成部分。

第一部分,是封面的全息1:1的書影,我把一本書所有的面,比如說天頭、地腳、正面、側面,就是封面、封底、書口、書脊,只要有這樣的一個面,所有的面都放上去。

第二部分,是對我這個設計文本的分析,也是對一個文本的解剖,解析我是怎么設計這本書的。我從哪里獲得了什么樣的靈感,或者我的想法被什么事情激發。這一部分其實就是對這個設計文本的一個解釋。

第三部分,復刻了16page的原設計,像莎士比亞,我就復刻了這里邊的16page的原設計,用原來的紙張,原來的工藝,接近于原來的裝訂方式。


內容基本上也是分成了幾個方面,一個是創意,我在每一本,十一個分冊的每一本里,都詳細說明了我這本書為什么要這樣去做,這是這本書的創意。選擇的每一本書我都想盡量給大家提供一種不同的角度,《文愛藝愛情詩集》是從上帝造人和愛情結合這么一個角度用圖形用文字做一本手工書。另外一本,比如像法律的工具書,就是從信息怎么樣檢索、排列這類工具書和文字的角度來表達我的創意。

內容的第二個部分就是構成,由哪些內容構成了這本書的一個分冊呢?首先是字體,做書的人都知道,我們用字體的時候是既慎重同時又會有多重考量。比如不同字體的搭配,不同語種字體配比的關系,比如在《莎士比亞全集》里,我就把使用的所有字體都列了上來,大家可以看到用到的字體非常多,但它是家族字體,基本是以家族的字體形式出現的。

第二部分就是網格系統,我們做書一定要有整體的框架感,有一個支撐,尤其在處理多種信息的時候。有些書尤其是文本體例復雜的書,非常需要一個系統來做支撐,我就在其中一些分冊里把網格系統列了出來。

還有質感,在復刻的16page中,我完全照搬了原來的材料工藝,甚至是模仿了原來的裝訂方式,所以它給讀者提供了一個非常接近原書籍的質感。編輯它的時候也考慮到了選擇的案例中要選有特點的,要把有特點的頁面放到這16page里,所以有的是連續的,有的不是連續的,有的是把最有特點的page結合到了一起,連續時大家看到的是一個過程,這是從這兩個方面的考慮。

像《古韻鐘聲》這一本,它其實是把鐘的口徑和鐘的圖像在頁面表現的比值結合到了一起,我用一個小的簡單的圖形來代替鐘的口徑,把它做成1/50,所以鐘的大小一看圖形就知道。

左邊的鐘其實是比右邊的鐘小好多,但是如果你僅看圖分辨不出來,所以把這種特點在編輯的時候考慮了進去。《中國最美的書合集》也一樣,合集有很多頁面都是折疊的,折疊再打開,最后一個折疊是信息圖表,所以把最后一個信息圖表也放了進去,這是從內容編輯的角度出發來完成的。


我做書的時間比較長了,1987年進入出版社,專職做書是從1996、1997年開始,做過的書的類型比較多。《11×16 XXL Studio》的編輯提醒我:“劉老師不要專編那些藝術的書進來,要編一些其他類型的書籍到《11×16 XXL Studio》里。”所以我就特意選擇了很多不同類型,比如像這個就是科學的書,內容是我們這些做設計師的很難看得懂的,他有各種大量的信息圖表,是關于土壤的文本(1.《荒漠生物土壤結皮生態與水文學研究》)。這個是藝術類的書籍,最美的書的合集(2.《2010-2012中國最美的書》)。

這個是一個社科類的書,它實際上記載了連續八年在東莞一個舞臺上的演出。東莞的一個街道,他們利用了一個個周末給市民做一些文藝演出,整本書記載了這樣一個事件,所以它是一個社科類的書(3.《一直和大家在一起》)。這本是教材(4.《囊括萬殊裁成一相》),它不是藝術類的,為什么?因為它是給在美國“孔子學院”學習漢語的美國人使用的漢字摹本,可以把其中的一部分拆下來,墊在摹寫紙的下邊,在上邊去摹寫漢字,所以它有非常強的功能性。

一個小視頻給大家展示一個拆解這本書的過程,因為它可以分體,所以它帶來了很多很多的可能性,你可以選擇把它全拆下來,也可以選擇有的頁面拆下來。拆下來的頁面你可以放在鏡框里裝裱起來,你也可以墊在紙下面作為摹寫的樣本。書盒也是可以分成兩個部分。一個簡單的看起來只是單黑的印刷,實際在印刷的過程中,還是考量到了印刷能帶給我們質感的表現。雅昌在做的時候,把這個黑色書法分成了兩個不同的層次,一個深灰,稍微擴充出一點邊來。一個黑色,這樣擴出一點點邊,比如說擴了0.5毫米,印出來之后就像那個字寫上,剛剛開始洇出來一點點的效果。被拆下一部分后,剩下的小書還可以完整的去閱讀。

這個就是剛才給大家介紹過的《古韻鐘聲》,它是為大鐘寺博物館設計的圖錄(5.《古韻鐘聲》)。我做的書里邊也有這樣的工具書(6.《中國商事訴訟裁判規則》),工具書領域在我看來是一個做書人以后可以注入更多關注的領域,而且我覺得做工具書大有可為,但難度很大,不容易做的好,因為各種功能性的要求特別多。像這套書中的每一本都有一千多頁,有200多頁的目錄,我給大家快速的放一下。

200多頁的目錄,900多頁的正文,這種工具書的檢索非常重要,因而這本書的設計重點就是檢索。首先要給所有的案例統一編號,由1號檢索到上百號,這樣的檢索方式形成之后,整本書查閱起來就方便了很多。在目錄的基礎上再建一個總目錄,由總目錄檢索到目錄,然后再檢索到具體的正文。

說起這位作者也非常有意思,他是位律師,但是我覺得他對書籍的這種愛好和審美能力一點都不比我們設計師差,甚至超越了很多出版人。他給我的要求就是每一個頁面都要有留白,大家可以從這段加速播放的視頻中看到每個頁面都是有留白的,留白是隨機變化的,是隨著文本長度的不同產生著變化的。

這是我在2016年設計的莎士比亞(7.《莎士比亞全集》),文學類書籍在我看來是設計師要修習的一個很重要的領域,我也有幸設計了一些文學類書籍。我在設計莎士比亞之前,很想做一本經典的文學類書籍,我也關注到中國的文學類圖書,大約都是幾十塊錢一本、平裝的,有些精裝的也很不像樣子,大多采用廉價的材料,很少見的到用高質感的材料來做文學書。讀者們對于高質感的、優雅的、堅固的、耐久的書好像也沒有太多追求,但我想做出一本好書。

《莎士比亞全集》


在2015年年末的時候,我在單向空間做過一場講頁邊距的講座,我就問在場的那些編輯和設計師們,如果一本文學的書賣300塊錢,你們能接受嗎?現場的人好像沒有幾個人覺得能接受,但我還是想做一本這樣的書。結果在這個講座結束不到一周時間,我馬上就借到這樣一個項目,也就是譯林出版社找我做這個《莎士比亞全集》。當初他們是想把定價300元打折后賣180、190塊錢的八卷本改成12卷本,定價要提高到800。于是我就“忽悠”他們把定價在800的基礎上翻三倍變成2400,計算下來200元一本。而且這套《莎士比亞全集》居然在問世后一個月內就全部賣光了,整整有2000套,現在這套書在市場上已經很難找得到了,都是一些私人藏的。

我設計的目的是想讓大家去閱讀它,可能是由于顏值還可以,所以很多人買回去擺在了書柜里,可能沒有讀。這套書的正文設計用了八個多月,設計封面卻花了很短的時間。我把大量的時間和精力都傾注在了文本的設計上,比如說重灰度字體與淺灰度字體之間的關系、是不是要插入空格等等這樣非常細碎的問題,所以它用時很久。

這本書是社科類的,它記錄了一個展覽(8.《氣候》),這個展覽展出一年后,策展人想出一本關于這個展覽主題的書籍,所以出版了這本叫做《氣候》的書。其實它是針對氣候這個主題展開的即有跨度又比較深入的一次討論,而這本書就記載了這次討論的結果。既然它是圍繞著一個主題來展開的,我就想把它按照不同主題由不同的文字排列方式呈現出來,也是一次設計實驗。

這本是給蘇州美術館做的展覽的圖錄(9.《姑蘇繁華錄》),我這兩年做的展覽圖錄還是比較多的,這是其中的一個。“桃花塢”這個主題其實是非常古典、非常傳統的主題,怎么用現代的語境把它再版出來?這個命題對現代出版行業而言是有極大商討價值和意義的。我們出版就是要賦予它當代性,比如明代的某一本典籍我重新設計,但還是明代的樣子,我覺得這個就很讓人崩潰,因此一定要讓它置于當代之中,在這種指導思想之下設計這類書。

這是一本樓書(10.《住居的理想》),這個樓書做出來十幾本的樣本之后,策展人突然想把它做成一本可供閱讀的小書,于是這些樣書就永遠停留在了樣本的階段。我覺得這個樣本也蠻有意思,它基本上表現了安徽一帶的建筑和民情,所以把這本書也選了進來。

去年我做了一本手工書(11.《文愛藝愛情詩集》),但這手工書不是我自己一頁一頁地去粘貼去制作的,是我設計好了由雅昌制作完成的,共365本。因為是愛情詩,365本就是365天,寓意每天都有愛情。選了52首詩,因為一年大約是52周,所以選了52首詩,做了這本手工書。這個手工書,我把原來的紙張、原來壓凹的形式編在了《11×16 XXL Studio》之中。

所以我這個《11×16 XXL Studio》實際上內含11個案例,每個案例又考慮到它所代表的書籍類型,同時又考慮到它表現的效果,每個案例都是我用心挑選的、有特殊意義的。

這本書售價是600多元,打完折是500多,整本書的書盒是一個異型,考慮到售價和成本,現有的書盒形式是最恰當的,如果把書盒做得更好,那就需要更高的成本投入,而書盒必須滿足700×1000印刷尺寸。這套書是8開的,700×1000做一個書盒顯得稍微局促一些,但是也必須在這個范圍之內完成。如果用更大的紙張,那印刷機就不行,就要走絲印,絲印之后成本又會增加好多。紙張的厚度也會影響書盒是不是堅挺,買的朋友可以看到書盒外面又有一個包裝,那也是不得已,因為這個紙再厚印刷機就過不去了,印刷機過不去是不行的。所以書盒它是一個綜合的考量,成本受限,最終呈現了一個這樣的書盒。



《由一個字到一本書 漢字排版》


這本書是我在2006年編好的,請呂敬人老師寫了前言,呂老師給我寫前言的時候就問我:“曉翔你這書的編輯的想法蠻有趣的,售價大約是多少?”我說可能出版社會定在700元左右,呂老師一聽,說:“太貴了,700多元這不行,這么貴的書誰買得起啊?能不能把你想法中最核心的內容提煉出來,再出一本便宜的書呢?”于是就有了這本《由一個字到一本書 漢字排版》。為什么出這本書?呂敬人老師說我原來那本(《11×16 XXL Studio》)里也有這本書里最核心的方法論。但是由于它的表現形式使得書的售價就很貴,所以出一本更便宜的書比較好。

這個書確實非常便宜,幾十塊錢還是布面的精裝,是我們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這本書能便宜主要還是因為發行渠道影響了我們的售價。我們一般的渠道尤其是通過電商,一進入電商就變成了三折左右,這很恐怖。高等教育出版社有自己的發行渠道,所以定價六七十塊錢,賣50塊錢也仍然是有賺頭。

這本書是我多年設計的經驗總結,我們做書的人都有一個共同的體驗,我們用了西方傳進來的網格系統之后,它和漢字有很多很多不適應的地方,我不知道大家發現了沒有,我是覺得有很多不適應的地方。為什么要在書籍中建立一個版面網格系統,我覺得布洛克曼的這句話說的特別好,他說:“在排版中盡可能地利用版面中的資源來達到秩序和經濟的最大可能性。”資源是什么?就是出版社對我們的限制,作者對我們的限制,因為容納文本的頁面始終是有限的是吧?我想表現好這個主題,我要用1000page,但是出版社說no,只有210 page,是不是有限?所以這是有限的資源。還有就是秩序,秩序就是復雜的文本體例與有效傳達的視覺的邏輯,這就是一個秩序的關系。


我給大家展示的那本法律的辭書,它其實就是在秩序之中、在邏輯嚴謹之中去尋求一種美,這就是秩序美。還有一個就是經濟和美,只給我們200 page。1000 page,我們想用1000 page去表現,結果出版社說200 page,200 page怎么能達到美和充分利用頁面之間的平衡?針對這幾個核心的問題,布羅克曼這句話就非常受用。這些特點結合在一起,我們要用設計的理性來滿足客戶的需求,同時傳遞文本能夠帶來給讀者的和設計師創造的視覺美。

為什么說西方的網絡系統傳到我們這里來有很多的不適應,這是由兩種完全不同的文字特點所限定的。比如這本在法蘭克福展覽的小冊子,我把它拿回來后逐頁地掃描,因為掃描不會變形。這本書的裝訂和裁切非常的準確,所以我得到了這樣的數據,比如說都是用毫米制的,長寬高、版心、天頭地腳、分欄、具體數據。為什么可以這樣?我覺得很簡單,不需要考慮字的個數,它可以任意設定,它覺得需要幾毫米就可以設定幾毫米。你一旦考慮字的個數,很可能就帶來欄和字不完全對等這樣的狀態。

這就要結合我們漢字的特點,中國的漢字是正方形的,每個漢字基本都被設定在一個正方形之內,字庫做字也是這樣,雖然有些字看起來是扁的或者瘦長的,但它們都是在1:1的正方形格子內做出來的。

拉丁文字和我們就完全不同了,比如我隨便舉了幾個字母作為例子,首先,字母是有X高度的,漢字是沒有的。其次,字母的胖瘦是不同的,有的可能就相對寬一點,有的就相對瘦長一些,這些特點都是漢字沒有的。所以漢字沒有拉丁文的X高度和升部降部,它是1:1的正方形。研究漢字網格設計與排列要結合漢字的特點,只有這樣才能在設計版心和分欄的時候,讓漢字各從其類。比如說我這設定了欄寬10毫米,11個九磅的字,還是12個九磅的字呢,可能就會是11個半,那半個字去哪了,其實它是被分配到了10個空格里,那些空格是你主動要的?可能不是,所以每個字等于說加了一個字間距。

我們可以把相鄰的漢字想象成0和1,相鄰兩個漢字和相鄰的行距也可以想象成0和1,這是我的想象。漢字的字與字、字與行的排列非常類似于組成生命的基本單位-DNA的排序或者是計算機的編碼。排序的組成單位是一樣的,編碼的代數代碼是一樣的,我們可以通過不同的排列組合,來排出非常豐富的自然界的生命體。比如說我看到這個DNA的排序我會非常吃驚,因為我們人和海藻差60%,而其余40%是一樣的,但海藻在我們認知里是非常非常低等的生物,但是它的排序卻與人有那樣高的重合度。我們人和猩猩的重合度是達到了99%的,這個更讓人吃驚,因而只要有一點不同,排列就完全不一樣。我想在一個正方形的基礎上去討論它的排列,其實也是具備了無限的可能。

這就是行和行間距的關系,其實行間距是可以任意改變的,現在是1:1:1,我們可以把行間距變成兩個字(1:2:1),也可以變成2/3,可以變成1/2,可以變成1/6,任意都可以改變。我們漢字的正方形網格的傳統,其實也可以追溯到很早很早以前,公元369年的《王丹虎墓志》上就有古人留下給我們的“網格系統”。

鉛印的漢字在行上與我們漢字沒有區別。我們區別的是行間距,要設定多少,西文有X高度所以行間距就可以小。中文沒有,所以行間距要大。我們看縱向,西文和中文的特點就完全不同了,這本書的第一個重點討論的點就是漢字的特點,尋找適合它的版面網絡系統,必須先明確漢字的特點。

我們現在的字號設定來自哪里?其實它是來自這樣的一個鑄字的標準,我們在設計軟件InDesign里,找不到毫米或者是其他用做標準計量單位這樣的選項,我們只能選多少pt的字,pt就是源自鑄字標準(1886年,美國鑄字協會用派卡(pica)和點(point)為計量單位確立了美英印刷字號鑄字標準,其后傳入中國)。在鉛字時代,它字號是怎么設計的呢?比如0.5pt到5pt之間,是以0.5的pt的區別在遞進,6pt到12pt之間,以1pt的區別在遞進,它們總是存在這樣的遞進的關系,這是鉛字的字號。在遞進關系之間,我也看到它還同時存在著0.5pt遞進的關系,這種遞進的關系是以一個基數為單位,也就是以一個遞進的系數為單位去遞進的,這就是我討論這本書的第二個出發點。第二個論述的基礎,論述它的頁面,我的下面也列出來,多少頁到多少頁,供大家參考。

網格系統本身是沒有個性的,網格是適合于任何書籍設計的,我在這本書里也沒有給大家列舉很多經典的書籍設計案例。我在中國大陸的書店里能看到大量的版心居中,一灌版就完成的書,這樣的書我是很難忍受它的。這也間接導致了我們的書整體品質不高、不能更多的吸引讀者。

于是我就在想,能不能在我出版的這本關于網格的書中引入具有普遍意義同時具備抽象性的美學的法則,所以我就把費氏數列引到這本書里。其實我在設計作品的時候,也經常會結合這個數列,比如開本、比如說天頭地腳的設定,我把數列引入到這樣一本書的論述之中。這個數列可能對你們來講稍微有點陌生,其實你仔細想想它其實就在我們身邊,你認真觀察周圍的事物,比如硬盤,硬盤大家都有,而很少人知道硬盤的縱橫比其實是8:13,我拿尺子量了一下,計算了一下是8:13,而8:13就是費氏數列的一個比值。費氏數列是來自于自然的,不是某個科學家發明的。從這一點來講,我們設計師應該為自己,因為科學是發現,而我們是創造,我們是創造一些視覺上沒有過的東西,科學家去發現自然中的存在。

復合費氏數列的比例關系在我們的繪畫啟蒙階段也經常會用到,我們畫素描的時候總說三庭五眼,三庭五眼是什么?是比例,我們人站在這里的身高與我們把手臂伸開的這個臂展是1:1,這也是比例關系。我就把費氏數列的這種比值的關系引入到我的這本書里。

三個出發點構成了我這本書的核心的論述方式。

怎么去解讀這本書?這本書我很少用文字,文字僅僅見于一些圖注,大量都是圖形的形式,怎么讓大家看得懂?前面有這樣的一個很容易看得懂的范例,這個范例需要不斷地回顧它,有疑惑的時候回到這兒來看范例。范例就是起點,這本書的起點也是費氏數列的起點。這本書開本的起點是來自哪?來自這個點,這個點才是開本的起點,這個點就是一個頁面的最佳視覺點。

我用文字的不斷擴展,一個字緊挨著一個字,像剛才大家看到《王丹虎墓志》那樣一個字挨著一個字,它不斷擴展的面積構成了整個頁面。把文字隱去之后就是網格系統。所以我的網格系統構成基本就是這樣的,它假設由一個9pt的字號開始建立起本書的頁面、版面網絡系統、版心和分欄,9pt是可以分解為6個1.5pt的,所以1.5pt才是這本書整個的系數關系最基礎的部分。里邊所有的字號都能被1.5這個系數或者相加或者相除都可以,所以它可以建立起很多很多不同的字號的層級關系。

說到字的倍率關系,在這個頁面里舉個例子,一個120磅的字,它最終可以分解成那么多7.5磅的字,這就是它倍率或系數的關系。這個也是剛才舉的那個例子,鉛字時代的文字有哪些特點,他們是不是存在著倍率的遞進關系。我自己喜歡的是用1.5磅作為一個遞進的關系,來做整本書的文字字號體系。其實是不是一定用1.5磅?不一定的,也可以用2磅,可以用它們之間的數值,但核心就是利于你計算,你別把自己繞的暈過去就可以。

像瑞士的設計師Jonas Voegeli,他也是用一個黃金比的數值不斷的遞加來做設計,他是用0.618不斷地加上去,他的每一級字號都是0.618疊加這樣來的。我們工作室制作了一個從1pt到2pt之間非常詳細的字的系數(倍率)表,大家可以隨便查一個pt數,放在你的文字字號里邊去用。

到這里仍然講的是系數(倍率)的關系,因為這個關系非常的重要,所以我會不斷去重復它,去講述這個問題。像這樣的一個頁面(9pt,60×90),1.5 pt是多少個組成,是360個橫向的1.5和540個縱向的1.5 pt組成的。那把這個組成頁面的pt換成12 pt之后,就是45×67.5個字。再把它變成36磅就是15個字橫向,縱向22.5個字,這仍然講的是系數(倍率)的關系。

再往后我就舉了一些實際的設定版心的例子,這些例子其實都是理想化的例子。我在論述一個方法論的時候,不可能把所有的情況全部囊括進去,所以我只能選擇一些理想狀態的論述方式。比如說它的天頭是2、切口是1、訂口是3、地腳是5,這是費氏數列的比值。在一個相同的版心之內,是不是就做的完全一樣?不是,我還給它列出了很多其他的方式。同時我用幾個字母代替頁邊距,其實這是我自己的論述方法。

相同的版心我們可以看到分欄可以完全不同,這是相同的版心,比如還是1、2、3、4的頁邊距,版心完全不一樣。在相同頁邊距下,我還可以有更多的分欄方式。目的就是告訴讀者,這本書的分欄它是無限(∞)的,所以在每一種頁邊距的后邊我都列了一個∞。怎么設是在于你自己,這是在相同的頁邊距之下。不同的頁邊距也完全可能。我們回歸到一種古典的版心,不同的頁邊距的方式。這本書也考慮到了文字不一定都是按一樣的行距排列的,不同的行距怎么辦?在這本書的第五章的第32個例子里,就論述了不同的行距之下,我們應該怎么處理它的關系以及依據的方法是什么。

還有中英文的問題,我們選擇中英文排列的時候往往就會做對齊。我們做什么都愿意做對齊,我們去吃飯的時候擺筷子也愿意對齊,我們設計師都有一定的強迫癥。所以我們做中文和西文的雙語設計的時候,我們也習慣對齊。我們是怎么對齊的呢?我們通常會用這個同行距去對齊,同行距對齊的時候有一個問題,我相信大家都已經觀察到了,如果我們照顧到了中文閱讀的舒適度和閱讀的速率,西文就顯得很稀稀拉拉的。這就回到了這本書開始說到的問題,西文因為它有X高度,它窄的行距完全沒有問題,但是我們沒有X高度,那怎么對齊?用系數(倍率)的方式對齊,比如說你4行中文,你對齊了6行的英文。所以用倍率完全可以對齊它,這部分討論的就是這個問題。

我這本書其實有一個核心的論點,在《11×16 XXL Studio》里也有介紹,我把這個論點放在書的后邊,而不是前面,插在中間居后的位置,形成了一個倒敘。因為我覺得還是要從它構成的原點那個9pt的字開始,所以書名最后叫《由一個字到一本書 漢字排版》,由一個字到一本書可能只適合漢字,把它拿到西方說一個字母構成一本書,這個可能就有點問題。

這本書后面舉了四個案例,每個案例也是考慮到類型,同時把精細的網格隱去,因為比那個精細的網格還重要的是框架的網格,所以這一部分全部是框架網格。沒有框架了你那個里面排的再密都沒有用,所以這一部分其實告訴大家,結構感、框架感更重要。


這是這本書的一個全頁面的播放,我給大家播放一下,它都是圖形構成,所以讀的時候需要大家動動腦筋。其實人的邏輯能力是通過培養可以得到的,我原來是畫畫的也沒什么邏輯,全是憑感覺在做事。謝謝大家!



2018年10月18日-20日,“第九屆全國書籍設計藝術展”開幕暨頒獎典禮與第三屆“書籍之美”中外設計論壇在南京順利召開,在“全國書籍設計藝術展覽”暨“書籍之美”中外設計師論壇中,18位國內外優秀書籍設計師、出版人分享了他們的設計智慧,站酷網有幸受邀參加此次論壇,并全程記錄了論壇精彩內容,此后,我們會持續為大家整理論壇的部分精彩演講,敬請關注。



更多精彩內容,請持續關注站酷網特別策劃:第九屆全國書籍設計藝術展

整理編輯 :姜小狼、不好玩兒童


233

    文章信息

    • 文章標簽

    沒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敗
    提示成功
    cba2018到2019时候开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