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站酷沙龙回顾】《排版的风格》:梳理风格发展的脉络,超越潮流表象的束缚

28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平面 / 观点
爱读书的小Z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爱读书的小Z联系,谢谢配合。

为什么排版书那么多,却总是感觉缺了一本?缺少对设计史的梳理,就会被流行的表象牵制。

开春后的4月份,站酷与言几又第一次携手,在中关村言几又书店举行了左佐新书《排版的风格》分享签售会。到场的设计师朋友们坐满了书店,热情且专注地参与了两个多小时的关于字体与版式设计的分享。



为什么排版书那么多,却总是感觉手头缺了一本?


左佐的个人分享中,他说我们日常总是能接触到字号、字距、标点符号如何用等等内容,但当设计师着手案例设计的第一步,一定是先要进行风格上的确认。如果对风格的流派和发展缺乏宏观概念,往往会陷入迷茫。



左佐尝试和研究了汉字的正草混合排版的可能性,黑体是正体。大家总觉得日文好看,因为日文中正体与假名形成了一种“肌理”。尽管日本在版式设计上总是很整齐,但日文排在一起时,节奏感很强,而汉字的节奏感看上去并不强烈。


在左佐看来这个尝试的方向有很大难度,因为假名似的弧度,往往很难调整恰当,可一旦用好了,中文?#26448;?#20570;出有类似日文那样好看的“肌理”。


我们为什么觉得日本的排版好看?左佐认为还是主要因陌生感导致的。在推特上,日本人也会对中国的潮词展开讨论,?#28909;紜?#27946;荒之力”、“霸座?#20445;?#20182;们惊叹这些词太传神了。


左佐有时会把中文里加一些日本的假名,但日本人看到中文时也会觉得很漂亮,他们正在流行去假名。


翻阅大量古籍后,左佐还认为中文是为竖排而生,他在做字库时发现,中文横排时需要向上的重心,而竖排重心的问题就没有这么明显,而如果改成横排时不做字体重心的调整,字就会显得忽高忽低。


目前在书籍的设计方面,风格容易走向两个极端,极端简化或者极端复杂,大家看多了视觉上?#30475;?#28608;的风格,就开始追求简洁。《排版的风格》图书封面的设计,是古典风格与现代的结合,书名使用了汉字的竖排版,并尝试了使用黑体字与类似假名式字体设计的混排法。


这次签售活动,除了有左佐本人的字体及书籍排版的分享外,站酷还非常幸运的邀请到一位特别嘉宾——著名设计师、出版人杨林青。


杨林青老师与左佐都是在字体设计、版式设计方面有深入的研究,他曾经策划?#21496;?#20856;的《字体传奇:影响世界的Helvetica》,并监修了著名的《平面设计中的网格系统》,这本书也是今年站酷推荐图书之一。



接下?#27425;?#32469;着《排版的风格》这一主题,站酷网总编纪晓亮主持,与左佐和杨林青两位老师进行了深入探讨。小Z也为大?#33402;?#29702;了对谈记录。





1

“只有了解来龙去脉,才能不被风格的表象束缚。”



纪晓亮:左佐的《排版的风格》用简化的脉络,将排版从诞生到今日流行的风格,都进行了梳理。书中提到所谓风格可以说是一人创制、多人仿制形成的一股趋势。经过你对排版风格的研究,你认为新风格的产生中,偶然的因素更大还是可以循着一些脉络(?#28909;?#32463;济形态的变化)去大致预测?



杨林青:说说我的理解。每个所谓的潮流都有必然因素,它不是某个人,而是积累了一个时代,然后有一个人对这个时代进行了整理,告诉大?#33402;?#31181;方法更适用。


我觉得《排版的风格》作者左佐非常了不起的地方在于,他?#32844;?#19981;同时代的风格现象进行再整理,分享给大家。这一两百年来经典的设计样式,前期都是优秀的设计师们进行了各种?#23548;?#21644;探索,他们本身是设计师,有?#23548;?#21448;有分析整理信息的能力,根据他们的时代做出了总结,每一种风格的形成,也是社会的必?#24359;?/p>


书中谈到的古典主义、构成主义、国?#25163;?#20041;和新风格等等,这些风格的前后关系,就像我们的历史一样。虽然我们现在不会再穿汉服了,但我们和过去的人一样的饮食习惯、思维习惯,并不是说要去模仿古人的设计,形式已经不重要了,但它给我们思考?#25512;?#21457;。


?#21019;?#39118;格的时候要用一种历史观去理解,我们在这个基础上思?#22025;?#26469;,没有这个基础,你所谓的风格就没有根。


我们一方面有自己的汉字,一方面在学习西方的系统性理论知识,他们的逻辑性为我们补充了营养。并非是要我们完全模仿西方风格,而是要结合,如果不理解为什么是这样,就只能永远追求表面的风格,永远是被动的,更不用说去创造一个时代的风格。优秀的设计师,?#23478;?#36825;样的理解为前提。


风格对我们的意义很大。不是说客户?#19981;?#20160;么风格,我就给他们什么风格,而是你要去做符合这个时代的东西。风格是我们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再过一百年,有人回看这个时代,他说有什么样的风格。风格不是我们这一代人可以决定的。我们这一代人总结的是前人的智慧。



左佐: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一人创作,多人仿制」,我认为是必须有一个特别有天赋的人,既会做,又能写,能把自己的思想写出来,把风格总结出来。后面的?#21496;醯么?#20154;很权威,大家都去效仿。因为每个人的环?#22330;?#24605;维多少都不同,多多少少加入了自己的想法,于是有了不同的分支。这是我的理解。




2

“?#23548;?#30340;积累,是真正表达的前提。”



纪晓亮:设计师需要对字体,间距、大小、位置保持高度的敏感,如何去习得?#22270;憂空?#31181;敏感性?



杨林青:我觉得要保持一?#32844;?#23481;心态,对专业知识无论如何都需要去学习,对于设计专业,平面设计这个领域里,基础是最核心的,无论是谁都是基础第一。做广告、书、包装、新媒体,都是这个逻辑。


为什么字体是一个主要位?#33579;?#22240;为它是人类社会的沟通工具,无论东方还是西方、传统平面设计还是未来数字化设计,无论你是不是设计师,所有人都需要通过字体形态进行信息接收和交流,它是内容的载体,是链接我们社会的信息传达,我们做的是信息的设计,这些?#21152;?#35813;在专业里不断学习,这是一辈子的事。时代变化太快了,但它们都一脉相承,我认为面对历史才能打开视野。这是从专业的角?#28909;?#23398;习。


另一个是非专业角度,信息传递和生活息息相关,于是有一部分知识的学习来自于生活。对于真正的设计师而言,这两方面都很重要。

有了这样的基础之后,才能真正表达出思想,才能跟客户站在同一个社会层面来思考要做的事情,而不仅仅是专业层面,这时设计师能创造的可能性就很多。



左佐:在保持敏感?#26085;?#20214;事上,西方和日本有一些教学方法,?#28909;?#25351;定字体,并限定一些条件,在名片大小的空间上,给出一小段文字,做各种可能性的排版练习。或者是设置一些变量,给出一个主题,规定出想要传递什么样的感情等,从一开始限定条件去做练习,慢慢到条件越来越少。通过这些循序渐进的做法,设计者会对字号、字符间距、行距等?#34892;?#26524;较好的训练成果。对这个感兴趣的,平时没事可以练着玩。



杨林青:左佐刚才说的是专业的学习。作为设计师,?#23548;?#21040;了一个量的积累,就会形成你自己的语言,就像我们说话、写文章一样,都是从用词、造词、造句,再到写一?#20301;啊?#19968;篇作文。


每个作家写出来的东西都不一样,每个视觉设计师经历过大量?#23548;?#31215;累之后,知识也会化作自己的视觉语言。我认为这个时候才?#39057;?#19978;真正去表达,否则就会被各种知识、风格,甚至是客户限制,举步维艰。基础非常重要。




3

“工艺偏向于实现功能和解决问题,

而设计的第一目的永远是解决问题。”



纪晓亮:艺术与工艺并举,是设计师的最?#30740;?#24577;,能进一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认为工艺有如此重要的地位么?



左佐:在我看来,我们做的都?#21069;?#35946;斯边边角角发展出来的东西,设计在包豪斯那个时代就被做尽了。为什么?那个时代的设计师,都是某个领域的艺术家,他们的品味、艺术造诣非常高,但却愿意放下身段做工艺。艺术是偏向于发现问题、抛出问题和自我表达;工艺是偏向于功能和解决问题的。包豪斯时代这两者结?#31995;?#38750;常好。虽然现在看当时很多东西有点过时,但却是由那个时代?#30001;臁?#21457;散来的。



杨林青:工艺是偏材料性的。



左佐:?#28909;?#23458;户找我做东西,并不是要我像艺术家一样,简单来说就是解决功能上的一些问题,它偏功能性。



杨林青:以前我以为艺术家很感性,但后来发现艺术大师们对文学、历史和政治的研究,其?#24403;?#25105;们理性和深入多了。我们以为的那种感性,只是表达出来的结果。相对来讲,他们的思考更加缜密。


做设计更多不是为表达自我,第一目的是为解决问题。当我们谈到风格时,首先要想到你在为谁做设计,内容是什么。有日常的设计与小众的设计,我们不要混为一谈。?#34892;?#33402;术领域的设计,要产生强烈的思想碰撞,对视觉有很高要求,看似很嗨很酷的风格,但背后同样需要非常严谨的思维,为什么这样用图形、色块和字体等?#21462;?/p>


而对于日常公众设计来讲,先要分析设计的意义,用思想影响他人,让人们接受他们的产品,视觉设计的一切都是围绕这些思想进行,它的前提就是让更多人接受。


它们是不同的,无论你是做给几千人看,还是几十万人看,它们对工艺和专业都有很高的要求。




4

“没有一种方法或风格能统领世界,那就太乏?#35835;恕!?/span>



纪晓亮:左佐在描述国际风格时说到,于苏黎世学派,严格按?#25307;?#24687;的传达?#25215;?#21644;网格来排版,即原因(Reason秩序(Order,无个人感情的表达。这个风格(或者流派)客观上确实帮助了大量新手?#37096;?#20197;做出具备不错品位的作品,但主观上又和设计一直追求的创新相悖,你会怎么评价它?



左佐:国际风格下有两个流派——苏黎世学派和巴塞尔学派,它们是瑞士两所高校里出来的。

苏黎世学派用方块表达,信息完全按?#31456;?#36753;线方式,越容易理解越好,不掺杂任何感情。


巴塞尔学派加入了个人的感觉,?#28909;?#23383;号用多大?不是由网格决定的,而是依靠个人品味,通过训练获得品位,品位越好越能?#26131;?#20301;置。巴塞尔学派会嘲讽苏黎世学派,说他们都太方了。


善于使用方块的苏黎世学派看似没有个人表达,是否与创新相违?#24120;?这个问题我时这样看的——你觉得创新是加入自己的感情、表达自我,但苏黎世学派的方块本身就是一种创新,他们认为创新就是要传达信息,这种创新完全是理性的。


苏黎世学派更适合学生或者新人来使用,只需要按照那个网格、范式来填信息,做出来的作品会维持在某个水平线之上。巴塞尔学派风格的设计对个人品位要求很高,字是大点还是小点?偏左还是偏右?没有一个品位的衡量标准,就?#34892;?#19981;可言说的部分。



杨林青:我觉得苏黎世学派的方块?#37096;?#20197;做得非常有个性。


在我的设计工作中,这两个学派的风格会根据?#23548;?#38656;求都用到。当我们一旦了解了风格形成的前因后果后,就能做到不再一味追随它,而是让风格为我们所用。


举个例子,日本沿袭了?#20998;?#30340;设计脉络,是非常了不起的。上世纪二战后的六十年代,他们有人去法国,有人去瑞士,研习?#20998;?#30340;学派,理解这些风格后再去结合日本社会,建立在理解西方的设计和当时的日本基础上,才有了今天的日本。


我们中国在清朝光绪年间的字刻书其实已经有了现在的网格系统了,但因战争和动荡,我们没有安顿下来去思考,现在社会稳定,经济发展后,我们也有了相同的诉求。在日本你可以看到他们有很多思考,既?#34892;?#20919;淡风格,?#26448;?#30475;到疯狂的个人表达,这就是一个丰富的世界。没有一种方法和风格可以统领整个社会,那就太乏?#35835;恕?/p>


他人的风格都可以为我们所用,必须要?#19994;?#21644;自己?#23548;?#24037;作中真正需求的结合点,才可能突破他们。就像我刚才说苏黎世学派的方块?#37096;?#20197;非常有个性,你可以让冷静的东西富有激情,?#37096;?#20197;?#27599;?#28909;的事物变得冷静,它取决于你的能力和?#23548;?/p>


我的设计工作中,必须考虑到理性客观,让更多人便于阅读和吸收信息,同时兼具美?#23567;1热?#22312;与德国文化中心多年的合作中发现,每个活动都极其有思想内涵,某个艺术家、作家,可能很小众,但是注重精神?#36864;?#24819;的表达,我做海报和册子,就会偏向于激情的表达。


虽然我可以从他们身上学习很多,但是我觉得我们需要理性的认识,所以我才会去做网格系统,我觉得这个基础上,才可以?#19994;?#23646;于这个社会的、属于每个设计师的坐标。风格呈现出的往往是一些主观的东西,很难评判对错,如果没有认?#31471;?#20204;的基础,仅一味模仿,冷淡风、激情风、前卫风等等,盲目追求,我们就是迷失的。




5

“理性是基础,是理解规则,它至少要占60%。”



纪晓亮:规则之下的感觉判定,感觉之上的规则建立。是不是可以理解成规则和感觉之间,能相互兼顾的部分,在这里展开我们的设计,是最?#23460;?#30340;?



左佐:「规则」和「感觉」就像白和黑。设计是中间的一部分,完全按规则就太“白”了,完全平感觉又让人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中间的部分有规则,又有感觉,我觉得设计师穷尽一生,就是这两部分相互博弈的过程。



杨林青:我认为这是一个理性和感性的问题,每个人都是两者的合体,完全感性了似乎不靠谱,完全理性了又显得太无趣。


如果我们?#19988;?#25226;理性和感性归为100分的话,我觉得理性占了至少60%,它是基础,我们评判事物的时候,这个基础不能靠个?#21496;?#39564;去评?#26657;?#36825;里是有?#35760;?#30340;,?#28909;?#25105;会和客户把基础问题,与他的个人问题一分为二,先把基础解决。这是我们做设计的智慧。


再?#28909;?#20570;书的排版,无论如何都要传递最基础的信息,这是信息的规则,不是形式的规则。做封面的时候,这本书是文学,还是一本社科书,书名和内容如何?#34892;?#20256;递?书的读者是谁?#31354;?#20010;语境就是基础。在书的语境?#36864;?#26412;身内容不冲突的情况下,我才会进一步去考虑如何突破。这就是规则和感性之间的结合。



纪晓亮:一个熟悉排版规则的人,阅读一本书,或是一张海报会发现每一个细节都与整体有着隐藏的数学逻辑关系,而这些数学关系又是基于内容表达、视觉形式得出。希望这种快乐可以被本书的读者们获?#33579;?#19979;次我们再拿起一本书,除了它本身的内容,还多出一层和设计师的智力比?#30784;?#24863;情交流,谢谢。





观众提问:字体的风格可以延展成字库,我也想做一套字库。


左佐:做之前要想好。以前老说自?#22909;?#20570;过一套字库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设计师?#35838;?#20570;起?#26149;?#25165;发现这个坑深不见底。

开头非常热血,一开始做的字是很漂亮的,但做着做着就发现,很多字越来越丑,因为想法会随着时间而变化,做到后来,碰到新字要调整,前面的字翻回?#32431;矗?#35201;调整,一年之前的想法和一年之后的想法变了,又要调整。

我的建议是,做几百字玩一玩是完全可以的,但要做六七千字的字库,一定要做好准备,需要对字体有强烈的热情和超强毅力。




观众提问:《排版的风格》书中字体没有使用常规书里的宋体,而是用了粗体,是有什?#32431;?#34385;吗?


左佐:之前?#39029;?#29256;的书很多人都说字小,这次就做大了一些。我们当下的生活方式,更?#19981;?#30452;白的东西。细体字稍微放大后,美观度会下降。本想用现代感很强的黑体,但连起来就一片黑。于是就用了一种宋体的粗体,比黑体细,读起来也比较有节奏。



两个多小时的分享与嘉宾对谈,现场小伙伴表示受到很多启发。



今年站酷展开了一系列的线下活动,希望能与合作伙伴发挥各自的资?#20174;?#21183;,为广大酷友提供更多交流空间。小Z后续还会放出左手韩《那一年》与吕敬人对谈张永和《设计的修养》新书分享会的精彩对话,欢迎大家继续关注「爱读书的小Z」发布的站酷沙龙活动回顾系列文章~




新书《排版的风格》站酷小Z书房已上架

购买请点击链接,或点击“原文链接”

https://h5.youzan.com/v2/goods/2fxubvl9nnou5



如果觉得这篇回顾有启发~

别忘记给小Z点个赞!

283

    文章信息

    • 文章标签

    没?#34892;?#28040;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
    cba2018到2019时候开赛
    新浪彩票是真的吗 福彩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版 山西十一选五下载 鹤山市福利彩票中心 福建36选7开奖彩票 福建22选5历史开奖 快乐扑克3选号技巧之简单易中奖 查一下甘肃快3开奖结果 九龙斋心水论坛 p3试机号–今天排列三试机号查询 怎么玩广东快乐10分 福彩22选5胆拖玩法 极速快3长龙有多少 湖北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高级二肖一码中特码